| 加入桌面 | 手机版 | 无图版
企业信息化建设
电子商务服务平台
 
当前位置: 企聚中国 » 资讯 » 商务服务 » 快播王欣:我和贾跃亭到底谁是流氓?

快播王欣:我和贾跃亭到底谁是流氓?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02-02
    本文版权由 企聚中国 所有,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! 返回 企聚中国 首页>>
    本文网址:/news/201802/02/18805.html
 2014年4月22日那个夜晚,一切来得猝不及防。
当天,大批警察进入快播深圳总部,所有电脑遭到查封,核心人员受到控制。随后,被查的消息迅速在网上扩散,创始人王欣也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昨天,他还是手握5亿用户的独角兽,却在一天之内遭遇飞来横祸,不仅公司遭到查封,自己也锒铛入狱沦为阶下囚,这24小时之内的乾坤倒转,让人咋舌。
从曾经面对BAT也敢挺直腰杆说话到此刻面容憔悴,巨大的反差更凸显王欣的心有不甘。
在法庭上,他言辞犀利地解释到:约炮不可能成就陌陌的今天,假货不能成就淘宝的今天。快播上呈现的这些内容是个人站点上原本就有的,他只是把它们放进快播的服务器,让用户省去缓冲和等待的过程,快播并没有利用这些内容盈利。
但无论看上去多么有力的措辞也无法改变:这个36岁的创业者,在快播中辉煌也在快播中倒下的境遇。
回顾自己走过的路:第一次创业,失败;第二次创业,失败;直到第三次做快播,才得到一点上天的眷顾。
也可能是厚积薄发的缘故,短短几年间,快播凭借着强悍的技术和产品迅速攻占市场,一举成为难以撼动的行业霸主。到2009年,快播手里已经握着几单上千万的广告合约,形势可谓一片大好。
但伴随着一日千里的发展, 王欣也意识到了“隐雷”的问题。
2012年,快播推出不良信息举报系统,试图封杀不良内容来源,但此时才下手已经晚了。原因很简单:出身产品经理的王欣天生对风投无感,对行业的政策信息总是慢半拍。
大家都知道,投资人的消息从来都是最灵通的。可王欣却对他们嗤之以鼻。在他看来,迎合这群人就要以破坏用户体验为代价。所以在风投和用户之间选了后者的王欣,一手拿下了5亿+的装机量,一手也把快播送上了断头台。
快播终究是有原罪的,从它诞生的第一天起就携带了侵犯版权的基因。如果王欣混得不好,也许还不至于暴露出来,但当你达到过亿量级的规模后,就难逃被乐视这种同行算计的命运。
当年成立反盗版联盟,就是贾跃亭一手牵的线。贾有自己的打算:乐视是最早具有版权意识的公司,在创立初期,他依靠低廉的价格,大面积买下诸多影视剧的版权。这一次联合优酷、土豆组成联盟集中火力轰炸王欣,没别的意思,就是让你快播永世不得翻身。
面对无法挽回的局势,王欣曾说:“如果有一天我变成了流氓,记得我曾经纯真过”。而再看扳倒快播的贾跃亭,当年起事的带头大哥,就在本周却因未偿还银行贷款被法院列入了失信者名单,俗称:“老赖”。
到底谁是流氓?
可惜,这个世界就是成王败寇的规则。转眼,王欣就要出狱了,当年这些是是非非都已经过去。在狱中,他一直坚持阅读最新的互联网杂志以求积蓄力量东山再起!
“快播”的图片搜索结果
02
如果说快播倒在了消息不灵通,那么饭否则是死在内容太泛滥。
2007年在卖掉校内网的第8个月,王兴开始了自己第二次的创业生涯。在经历过初次失败的苦涩后,他反思:原来在中国开公司不仅要靠科技和资本更需要触及八方的人脉。
回顾去年的经历,家里给的钱已经烧光了,还欠下相当于自己100个月的工资的债务,最后网站连服务器都维护不起了,王兴只能忍痛卖掉。没有人脉,别说融资了,连投资机构的门朝哪开都不知道。
吃了亏的王兴,这一次决定就从人脉入手。受当时美国社交主流——推特的影响,他毅然决定回国创立相同类型的网站。“饭否”随之应运而生。
凭借着之前的技术积累,饭否一上线就在众多微型博客中脱颖而出,仅仅两年不到,用户数就从年初的三十万激增至百万。当年6月2日,惠普成为饭否首个企业付费用户,逐渐明朗的商业模式让王兴一举摆脱上次失败的阴影。
接着,陈丹青、梁文道、和菜头等文化名人也纷纷注册ID活跃其中,一时间饭否内部言论活跃,各路KOL纷纷涌现。但就在一日千里大踏步前进的时候,“言论活跃”这颗蜜糖却成了一颗炸弹,并在2009年月7月6日这一天在人群里被集中引爆。
当年因为不可描述治安事件发生后,许多媒体都放缓了报道速度,但是在饭否里面却达到了高潮,饭否几乎成为许多人了解情况的唯一信息通道,饭否的媒体属性在突发事件来临时被无限放大,其中不乏有造谣者散布非法言论。
等王兴连夜删帖的时候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,饭否因此被相关部门强制关闭。等505天后再解封时,微博已经长成了苍天大树。
“乐视”的图片搜索结果
03
王兴用了505天让饭否重见天日,而周鸿祎重新杀回搜索却用了将近10年。
今年12月初,在北京市海淀区马连洼西路的公寓里生活用品乱堆了一地,受到整改的影响这里已经一星期没有供水、供电了。面对满目疮痍,忙忙碌碌的上班族可能都不会多看一眼,但对周鸿祎来说,19年前他领着妹妹在这里创建3721的回忆还生猛鲜活。
多年前的3721很像搜索引擎,但严格意义上不是,周鸿祎当时的设想是进入更基础的领域浏览器寻址和网络实名。
那时已经流露出“用户体验为中心”倾向的周鸿祎觉得周围的朋友对输入www地址感到恐惧,他要从地址栏上变革互联网,让用户输入中文,就能访问到目标网站。
受flash启发,周鸿祎将3721的客户端大小压缩到了100K,用插件弹窗的方式来获取安装。通过这样的手法,3721在短短两年时间里流量疯狂上涨,在给周鸿祎带来兴奋的同时也为他未来的广受质疑埋下了伏笔。
没过多久,官司找上门来。2003年,李彦宏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和老周对簿公堂,之后3721落败,周鸿祎索性作价1.2亿美元将亲儿子卖给了巨头雅虎。
然而,失去对3721控制权的周鸿祎丝毫没有降低对搜索的热情,但他进入雅虎后却发现自己打错了算盘。
雅虎中国的政策更多是由美国总部主导,他们看中的只是3721的流量和财务数据,这笔投资充其量是一次财务性收购,而不是一把战略性豪赌。周鸿祎这个草根和跨国公司雅虎之间如同“土鳖”和“高富帅”一样格格不入。
周鸿祎虽然出身草根,但财务自由后也学着当起了投资人。
2003年底,在深圳第五届高交会上,IDG的杨飞决定投资一家叫“迅雷”的互联网公司,他找周鸿祎帮忙看看。当时在3721获得成功的老周早就看好下载市场,当天晚上就决定投资70万,成了迅雷的天使投资人。
事实上,在此之前,周鸿祎就找过网络蚂蚁的洪以容和网际快车的侯延堂。但他发现“这些做个人软件的程序员都很难沟通,有点用户量之后都觉得自己很牛,只想拿钱,什么建议都听不进去”。
但多年后的他绝对想不到:在这群创业者中有一个人的任性程度远远超乎他想象。也更加想不到:无意间改变中国下载格局的竟然是大洋彼岸的一款游戏。
2005年6月6日,美国暴雪公司的《魔兽世界》正式公测。侯延堂从第一局开始就疯狂迷恋上了这款游戏,之后逐渐走向沉迷,网际快车也在1年时间里更新停滞。
反观他的竞争对手迅雷,邹胜龙(迅雷创始人)两年半推出29个版本,平均25天更新一次,仅一年就抢占了40%的市场份额。回过神来的侯延堂发现自己处于劣势,最终不得不以1000万元的白菜价把快车卖给了ZCOM,之后于2016年彻底覆灭。
04
如果说,快车的悲剧是创始人不听劝阻,那飞信的淘汰可能是太听妈妈的话了。
10年前,在飞信刚刚推出的时候,因为其及时通讯服务和发送免费的属性,立刻受到了广泛欢迎,巅峰时期注册用户最高达到了5亿。很多人说:飞信很可能会取代QQ,成为通讯软件中的老大。
别说,彼时的飞信还真有这样的野心。作为中国移动的“太子”,利用御赐的尚方宝剑,取缔马化腾做武林盟主不无可能。论天时,自己就是规则的制定者;论地利,国企的身份谁敢不服?论人和,光“免费发短信”这项功能就抓住了大部分用户的痛点。
然而,人算不如天算。2007年国内通讯市场虽然风平浪静,但大洋彼岸的美国却风起云涌。这一年乔布斯的iPone横空出世,谷歌的安卓系统也在不久后推出。两者的出现,让智能手机的时代加速到来。


   本文版权由 企聚中国 所有,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! 返回 企聚中国 首页>>
   本文网址:/news/201802/02/18805.html
   关键字:快播王欣:我和贾跃亭到底谁是流氓?,快播王欣:我和贾跃亭到底谁是流氓?,商务服务
分享与收藏:  资讯搜索  告诉好友  关闭窗口 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:快播王欣:我和贾跃亭到底谁是流氓? 

新闻视频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最新文章
 
购物车(0)    站内信(0)